西班牙人口出生率
  • 當前位置:首頁 >>企業文化>>辰州文苑
  • 辰州文苑
初心未改 清風依舊---訪原海南瓊崖縱隊老戰士黎日金老人印象
【時間: 2017-03-09】      

     7月13日辰州礦業公司離退休中心組織相關人員,帶著公司黨委對老黨員、老戰士的關懷,不遠千里來到海南省文昌市對公司離休人員、解放戰爭時期參加原海南島瓊崖縱隊獨立團的老戰士黎日金同志進行走訪慰問。

     7月的海南,驕陽似火熱浪翻滾,一踏上海南的土地,熱帶海洋性氣候的炙熱和海風立馬讓我們這些內地人感受到另一種夏日炎炎的模式,站在太陽下你會頓時感覺到被烤得皮肉生焦,汗流浹背;坐到樹蔭里你會立刻享受到海風吹來的涼爽清新,煩熱全消。仿佛一片樹蔭就劃出了人間和火爐的界限。
     黎日金同志住在海南省文昌市潭牛鎮春植村。次日,我們從海口坐高鐵直達文昌市,再幾經轉輾終于來到潭牛鎮鄉下。一眼望去大片大片的水稻田進入休耕狀態,遠處盡頭有一塊榕樹、椰樹、檳榔樹、香蕉樹等其它樹木夾雜生長的林地,開車帶路的陳師傅指著前方說:那片外面看起來沒有人煙的林子里面就是春植村。汽車沿著沙土質地簡易公路向村莊駛入。走近村子前面的樹林,高處有濃密、偉岸的熱帶喬木蔽日,低處有緊實、稠密的雜樹灌木掩目,車輛仿佛在由各種樹木藤條編織而成的巨大洞穴中穿行。大約行駛10分鐘左右,汽車穿出“樹木洞穴”進入一小片空地,看見一個有4戶人家合圍的具有文昌特色的農家小院,黎日金同志就住在這個小院中,而那個正在門外草坪里忙碌的身形清瘦、精神矍鑠、滿臉笑容的老人正是黎日金同志。
     得知是辰州礦業公司派人專程來看望他,黎老顯得異常的高興和興奮。當即張羅著叫家人在門前那幾顆高高的椰子樹上摘椰子,說要以最新鮮、最甘甜的椰子汁招待我們辰州來的客人。又是問候又是忙碌了一番后,黎老邀請我們和他家人一起坐在他門前大榕樹下聊起了家常。微風吹拂,我們一邊喝著世上最新鮮的椰子汁,一邊感受這天然空調的涼快。首先離退休中心負責人轉達了公司黨委和公司對黎老的崇高敬意和慰問,并衷心祝愿黎老及其家人身體健康,生活安康。然后黎老給我們介紹了他目前的生活狀況,黎老現在86歲,身體狀況尚好,據說還沒有發現什么大的毛病,妻子韓梅英,也是文昌市人,今年80歲,患有風濕關節炎,但生活還能自理。黎老于1992年9月從辰州公司離休,1993年4月舉家遷回或調回文昌老家。黎老回到文昌老家后,重新修建了房子,生活上住有所居、衣食無憂。雖然沒有再從事農業生產,但也沒有閑著,每年都要養幾群自用的文昌雞,在房前屋后的菜地里種一些自家食用的蔬菜、水果等。每到地里收獲的時候,盡管已是85歲高齡了,黎老依然能夠滿心歡喜的將百十來斤的果實一擔一擔往家里挑。黎老現在依然耳聰目明,經常騎著電動三輪摩托車經簡易公路到附近的鎮上買東西、看親友等。看到黎老這樣良好的身體狀況,我們不禁想打聽他有什么養身的秘訣,黎老笑呵呵的答道:秘訣是沒有的,只是一日三餐粗茶淡飯,適當勞動,不急不慢,最主要的是要有一種和善、平淡、滿足的心態笑看世間百態。
     說到這里,我禁不住里里外外認真的打量一番黎老的生活環境。室內,走進黎家大門,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四合小院,右手邊是一間堂屋配四間臥室,左邊是廚房、廁所分開布置,整個環境干凈整潔,基本生活設施俱全。站在院內環顧四周,從院墻外伸上來的護院樹,或樹冠飽滿、蔥蘢,或枝葉修長、婀娜恰到好處的掩映、陪襯著墻頭上的藍天白云。室外,走出大門便是一小塊空草皮在地上自然生長,感覺與刻意種植的草坪一樣。整個空地看不見一寸水泥地面。空地周圍是一眼望不穿的密密的樹林。環顧四周,樹干苗條挺拔、頂生枝葉婀娜瀟灑的是椰子樹;葉片肥厚墨綠、樹冠龐大緊實、樹干絞合扭曲,一簇簇從樹枝往下掛滿氣根的是榕樹;在樹干中部開出一大簇淡黃色的小花,散花著淡淡幽香的是檳榔樹;長著類似月牙形的葉子,在微風中搖晃得最厲害的是荔枝樹;還有不少長著形似茅草狀兩邊帶有鋸齒葉的野菠蘿樹夾雜其中。草坪邊上,斜對大門的地方生長著一顆樹干容三人合抱的大葉榕樹,巨大的樹冠像一把厚實、透風的太陽傘把7月似火的太陽光嚴嚴實實的隔阻在十幾米高的樹冠以外,大榕樹下綁了幾個吊床,樹下原來一直放有桌子、凳子等,七八只大母雞在樹冠的邊緣處專心致志的扒草翻葉找著食物。看得出,大榕樹下平時就是黎老及家人經常休息、聊天的地方。我沿著榕樹邊上一條林中小路往樹林深處走走,大約40米左右便走出了樹林,頓時映入眼簾的是大片大片一望無際的完全暴露在烈日下的田野,蒸騰的熱浪頓時鋪面而來,田野邊上靠近樹林的地方便是黎老常年打理的幾塊菜園,有紅薯、花生、豆角、茄子、廣東莧菜,還有幾樣我叫不出名的本地蔬菜等。從田野邊上回到房前榕樹下的林蔭道上,我一直想著一個問題,就三、四十米的林子,怎么就看不透光呢。仔細看看,原來林子基本上維持熱帶叢林的原生態狀況,高的、矮的喬木;密的、疏的灌木;長的、短的野草;斜的、倒的枯樹;臥的、掛的藤蔓將一片小林子塞得嚴嚴實實,形成了一堵能有效隔擋田野熱浪的厚厚的綠墻。
     據黎老家人說,黎老平時恬靜而安祥,話語不多,今天也許是因為辰州公司的客人到來,他心里異常高興,話匣子也就全部打開,和黎老交談,感覺他的思路和邏輯清晰,對過去經歷的事情和時間節點依然記得清清楚楚。我們早年就知道,黎老是建國前參加海南島瓊崖縱隊的老戰士,瓊崖縱隊也就是電影《紅色娘子軍》所在的部隊。出于一種對革命老人、老戰士的無比尊敬,我們自然而然的提出想聽他講一講建國前的一些故事。黎老沉靜了幾分鐘,目光變得格外的深邃,大概是因為有好多年沒有去刻意回憶那些戰斗的歲月了。黎老稍稍整理一下思路,不一會便向我們娓娓道來:
     我出生在泰國,5歲的時候,父母將我從泰國送回海南文昌與我祖母生活,并擔負照顧祖母的責任,因為當時戰亂,加上交通和通訊條件極差,我回國后就基本與泰國的父母失去了聯系。我10歲時奶奶去世,我便被寄養在親戚家了,主要靠給人家放牛養活自己。1942年大約是3月我只身一人找到海南島的紅軍(瓊崖縱隊的前身為瓊崖工農紅軍,當時老百姓稱其為紅軍),要求參加紅軍,當時那個紅軍團長看我太小,不收,只留下一句話:等你長到了16歲以后再來找我們。從那以后,革命的火種就在我的心里埋下了。
     1948年1月,我再也忍不住了,邀集另外兩個同樣窮苦伙伴一起翻山越嶺,尋找紅軍。終于在五指山上找到了瓊崖縱隊也就是當年的工農紅軍,被編制在獨立團給團政治部陳蜜主任當警衛員,成為了一名光榮的瓊崖縱隊戰士。
     從當兵到海南島解放,黎老共經歷了4次大一點的戰斗,還參加了多次以文昌根據地為依托,騷擾和破壞敵偽部署的行動。黎老先給我們講了攻打海口三江老鎮的戰斗故事:三江是海口市的一個老鎮,1949年12月瓊崖縱隊為進一步擴大文昌根據地,為解放大軍渡海創造條件,發起了攻打三江鎮的戰斗,先是經過2個多小時的槍戰,攻克了守敵設在街頭的5層樓碉堡,后又通過牛車火攻的方式燒毀了街尾的碉堡,共殲敵和俘敵90余人。
     接著黎老又講了與渡海大軍先鋒營并肩作戰的故事:1950年3月黎老所在的瓊崖縱隊獨立團在海口市云龍鎮一帶迎戰國民黨三個團的正規軍部隊,經過7個小時的攻守戰斗,獨立團因武器太差,傷亡較大,只好請示渡海先鋒營增援,先鋒營武器精良,戰士個個像下山的猛虎,先鋒營一到,我們就和先鋒營的勇士們一起將國民黨部隊打得落花流水,四處逃竄,我們邊打邊追邊抓俘虜,殲敵無數,僅俘虜就抓了九十多名。
     隨后幾個月,我就隨部隊轉戰海南島各地,又參加了幾次戰斗。
     1950年5月1日是我這輩子最最難忘和最最高興的一天,我們獨立團全體指戰員都到文昌市文城鎮參加海南解放慶祝大會。我們終于迎來了戰亂已成過去,人民翻身做主的這一天。慶祝日那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11點,滿街都是歡樂的群眾持續不斷高興的喊叫聲;戰士們更是全然拋開了革命戰爭年代養成的警覺習慣,將老百姓送來的雞蛋、大米和部隊繳獲的罐頭、酒等物品全都擺出來,吃起了簡單而隆重的慶功飯,戰士們興奮地喊啊、跳啊、唱啊、哭啊,既心里默默在告慰犧牲的戰友,又興奮不已的憧憬美好的未來,高興和折騰了一天一夜。
     說到這里,黎老平靜、堅毅的目光里微微泛起了淚花。
     也就在這個慶祝海南島解放的那個5月份,黎老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黨員的行列,經受了殘酷戰爭的考驗,政治可靠度得到了黨組織的認可,政治生命得到了新的升華。
     1950年11月黎老所在瓊崖縱隊獨立團,整編為海南軍區炮兵團;1951年3月黎老由炮兵團奉調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1316部隊瓊東巡防區,1954年11月在海軍1316部隊榮立三等功一次;1956年1月黎老復員,經過預備役軍官集訓隊和礦山專業技能各一年的學習,于1958年4月經組織分配到辰州礦業公司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工作,直到1992年9月辦理離休。
     在講述故事的同時,黎老的言語中不時流露出對滄海桑田的感慨。他告訴我們,回海南文昌轉眼23年了,他依然對湘西大山里那個湘西金礦的人物、友情、風俗以及礦山的廠房、機車、環境充滿了懷念之情。我們為此給他介紹了辰州礦業公司現在的發展情況。公司已由上世紀90年代的一個礦區、兩個坑口、兩個選冶加工廠的格局,發展到現在擁有省內外6、7個礦區,新增選冶加工廠和礦產品國際貿易等企業10余家,規模、效益、員工收入等都有了長足的發展。相比黎老離休時,公司的黃金產量增長了27倍、銻品增長了9倍多、鎢品增長了4.6倍。公司已經由過去一個簡陋的礦山,成長為一家具有現代化管理水平和生產技術的上市公司。聽著我們的介紹,黎老連連豎起大拇指由衷的稱贊,但是我們心里清楚,沒有黎老等一大批老一輩礦山人的無私奉獻和艱苦創業哪里會有公司今天的輝煌成績。
     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我們和黎老交談了三個多小時。為了趕上回程車,我們趕緊為其做了離退休職工養老保險生存認證信息錄入工作后,依依不舍的和黎老告別。
     臨別時刻,黎老一再向我們表示,請我們轉達他對公司領導的感謝之情:感謝公司領導的關心和牽掛,同時還表達了如果身體允許,他想再回到他的第二故鄉辰州礦業公司去看看各位領導、同事、鄰居、朋友等。
     我們走出十多米之后忍不住再回頭,遠遠的看見黎老還一直站在榕樹下,不停對著我們揮手,他朦朧的眼神中清澈的流露出對遙遠辰州的眷戀,明白的看得出對辰州人的期盼。
     幾個小時前我們初見黎老的時候,我僅僅只是覺得他是個身形瘦小、精神矍鑠、性格平靜的老人。現在再看看,透過黎老瘦小的身軀,已經能夠深切的感受到他內心強大的氣息,他像極了身后那顆榕樹:根植大地、品性高潔;無視名利、初心不渝;遮炎擋雨、護佑子孫;平息浮躁、清風徐徐。
     訪問后記:我們結束對黎老的訪問回到海口后,聯系了黎老在海口市居住的次子黎志勇先生,想從側面更多的了解一些黎老的情況。黎志勇先生告訴我們:其實老爺子的身體也沒有他自己所說的那么好了,去年還因突發重病在海口市住了幾次院,只是他不愿提起這些事情,免得給組織增添麻煩給單位增添負擔。黎先生還提起:老爺子一直收藏有幾枚60多年前在部隊服役時頒發的勛章和獎章,一是1955年發的解放獎章;二是原中南軍區頒發的解放海南島獎章;三是一枚中國人民海軍頒發的三等功勛章;四是1950年中南軍政委員會頒發的解放華中南獎章(紀念章); 五是1954年全國人民慰問人民解放軍代表團紀念章等。對于這些勛章、獎章黎老既是視其如珍寶般珍藏,又以一顆非常平淡的心情對待,一般不會隨意將其示人,他希望讓它們一直靜靜地躺在箱底。而我們在訪問時也確實沒有聽他說起這檔事情。(李建軍

公司簡介 | 企業文化 | 供求信息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招標入口
湖南辰州礦業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05000690號
電話:0745-4643501 傳真:0745-4643255 地址:湖南省懷化市沅陵縣官莊鎮
技術支持:懷化辰州機電有限公司信息部

西班牙人口出生率 彩经网彩票工具 七月棋牌 下载天天棋牌 21点怎么玩 体彩软件 ag真人限红是什么意思 微信二人斗地主 快乐十分技巧计划软件 疾风时时彩人工计划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技巧 pt电子游戏注册子 重庆时时彩2.3.0安卓